印象定远
定远往事
定远归来
定远视角
定远影视

海 殇

发布日期:2017-6-14 15:50:12  作者:  浏览:

10.7访日期间,停泊在长崎港的“定远”舰.jpg

1894年9月17日的深夜,一队步履蹒跚、浑身伤痕的战舰,在黄海上黯然行进。身后留下了他们的殉难战友,以及整个国家的海军梦想。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些军舰在背后远方的那片海上,参加了被称为世界海军史上首次蒸汽铁甲舰队会战的黄海海战。月冷星稀,借着海面波光折映,隐约可以看到这队军舰的桅杆上,都猎猎飘扬着绘有飞龙的旗帜。

1894年,中国农历甲午,由干涉朝鲜的一场农民起义为导火索,中日两国间爆发了甲午战争。面对日军咄咄逼人的态势,全中国的目光乃至希望都聚焦到了山东威海刘公岛畔的一支舰队身上,海军对于国家的意义,第一次变得如此的触手可及。

中国海上武装的历史,可以追溯千年,但真正拥有现代意义上的海军,已是迟到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之后的事情。1860年开始,在隐操政权的慈禧太后支持下,清政府破天荒主动打开国门,推行洋务运动。受两次鸦片战争列强浮海而来的惨痛教训,国防自强、尤其是海防自强,成为着重的建设目标,此后花费近30年光阴,用去2000余万两白银,到了1888年,中国终于拥有了称雄亚洲的近代化国家海军――北洋海军。

从某种意义上说,洋务运动可以说是被列强的坚船利炮给轰出来的。北洋海军的建军历史,也充满了这种被动性。

1874年,日本军队入侵台湾,清政府批准购买蚊子船;1879年,日本海军在英国订造二等铁甲舰,清政府立即订造撞击巡洋舰“超勇”、“扬威”,又随即从德国订购一等铁甲舰“定远”、“镇远”,巡洋舰“济远”,用以反制日本;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船政水师在福建马尾全军覆没,清政府始同意订购巡洋舰“致远”、“靖远”、“经远”、“来远”,批准自造钢甲舰“平远”。

北洋海军每一艘主力战舰的添置,几乎都可以找出一段血泪斑驳的背景故事。在外力压迫下,北洋大臣李鸿章等清政府主事人员紧追世界潮流,所购买的军舰几乎都代表了同时代世界驰名的概念性设计。

与紧追世界潮流的硬件一样,中国海军的软件也丝毫不逊色,以当时世界海洋霸主英国为师。因为海军的需要,青年人出人头地的渠道还主要是科举考试的中国社会,第一次正式引入了西式教育,政府也给这些特殊的西式人才以职业出路。

北洋海军的军官,大都毕业自福建船政学堂、天津水师学堂等专业学校,某些高级军官还有留学西洋的经历。李鸿章担心学堂学生缺乏战场经验,胆气不足,派淮军勇将丁汝昌为提督,就连这位提督也被李鸿章刻意派入近代化军舰学习,并遣往英国历练。

北洋海军的士兵,主要自山东威海、荣成、文登一带沿海招募,入伍时不过是要求身家清白,粗识文字,而经历几个月的强化培训,这些曾经的渔民不仅掌握了近代化的海军技艺,甚至掌握了全英文的口令、对话。

这些喝洋酒、说英文、开军舰的人,为数不过数千,在西方人眼中直视为亚洲劲旅,而在当时大多数国人眼中,则大多暗自讥讽为邪道另类,不过是因为海防需要海军,才暂且容忍。

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之后的数年间,中国进入一段和平盛世,再没有遇到什么外力压迫。为了对付外洋压力才被迫同意海军建设的朝中保守派,并不明白海军建设需要持续投入,而以节省费用为辞,将海军置入发展停顿的尴尬境地。而同一时间,世界舰船技术正日新月异,海战学术也发生全面革命,一海之隔的日本乘机飞速前行,添舰添炮,到了1894年,亚洲第一的桂冠已经稳稳戴在日本海军头上。

甲午战争爆发,沉寂许久的北洋海军重新被国人注意。这支实际上已被岁月摧折成船旧炮旧,又被保守派禁锢成弹药不充、燃煤无着的舰队,从曾经的新锐精进,成了落后可笑,却被赋予了难以承受的期望。

因为情报泄露,1894年7月25日,北洋海军巡洋舰“济远”、“广乙”在朝鲜仁川附近的南洋湾丰岛海域遭暗算。在日本联合舰队“吉野”、“浪速”、“高千穗”三艘新式巡洋舰的聚攻下,“济远”舰舰长方伯谦惊慌失措,驾舰逃跑。“广乙”舰以一敌三,最终不支,在朝鲜海岸搁浅自焚。误入战场的运兵船“高升”,因陆军官兵拒绝投降,被日舰野蛮击沉。运输舰“操江”则被掳往日本。

丰岛海战后,对敌我底细全然不知的清政府,既要北洋海军死守渤海湾,不得让一艘日舰擅如;又要让北洋海军不得怯懦,必须主动寻战;还要让北洋海军护卫运兵船,不能有丝毫疏失。仅有12艘主力舰的北洋海军疲于奔命,不得要领,海军提督丁汝昌则成了众难所集,苦不堪言。

9月16日,北洋海军主力舰全数出动,护卫五船陆军往鸭绿江口登陆。情报再度泄露,17日正午,中日两国海军主力遭遇,爆发大战。汲取法国“新学派”思想,以十九世纪九十年代造军舰为主要装备的日本联合舰队,根据自身特点,选取当时看来离经叛道的纵队战术来攻。而师法英国,舰船装备多为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产物的北洋海军,则选择与装备相符的世界海军流行战术――横队、乱战迎战。

北洋海军各舰共有100毫米口径以上火炮52门,日本联合舰队则多达104门,而且北洋海军舰炮多属旧式火炮,一门炮五六分钟才能发射一发炮弹,日方则多用新式速射炮,火炮射速达到每分钟发射五六发。火力被日军完全压制的北洋舰队,使用的炮弹效力也不能望日军项背,日本海军采用世界最新潮的烈性炸药炮弹,多年武备没有更新的北洋海军多用击中目标无法爆炸的实心弹。

海战初起,北洋舰队为扬长避短,意图冲乱敌阵,发起近战,抵销火力上的弱势。但各舰舰龄过久,航速不济,很快陷入被日舰围攻的不利局面。邓世昌指挥“致远”舰勇冲敌阵,不幸悲壮战沉,成为北洋海军进行近战的最后努力。在经历了五个小时的罕见恶战后,北洋海军战沉军舰4艘,日本海军重创军舰4艘。

战后归来的北洋海军军舰,几乎每艘都带有重伤,黄海制海权不得不拱手让人。因为北方只有旅顺基地拥有一座干船坞可供舰船大修,北洋海军军舰的修理工作进行得异常缓慢,直到1894年末日军攻占旅顺,几乎所有军舰都没能完全修复。1895年2月,日军又发起山东半岛战役,得不到陆军配合的北洋舰队,顽强打退日军8次海上进攻后,于弹尽援绝中全军覆灭。提督丁汝昌、总兵刘步蟾等一批高级将领,大都选择自杀殉国。

1888年的亚洲第一终于没有能够敌得过1894年的亚洲第一,在捍疆卫土的战争中拼却生命,也未能换来胜利的希望。

甲午战争失败,在空前屈辱的气氛中,清政府总结战争失败的原因。并不愿承认大略决策的失误,也不愿正视陆军百战无一胜的窘状,而是将已经覆灭的海军作为责任者。曾经花费了大笔金钱建设起来的这支军队,没有能够获得胜利,而被清政府视为罪魁祸首,丝毫未去检讨海军建设停滞的决策之过,而认为海军建设从一开始就是错误,“欲御侮,而适招其侮”。

很快,北洋海军被撤销编制,所有官兵人员一律遣散,紧接着,中央的海军衙门以及水师内学堂也被撤销。一支曾经到达过前所未有高度地位的中国海军,就这般来去匆匆地消失不见,恍若一梦。

几年后,受甲午战争失败之痛的清政府重又提起海军,建起了名为“北洋水师”的新舰队,不过再未能重温昔日盛况。辛亥革命后,民国继承清末海军遗产,很有一番振作之志,然而纷至沓来的内乱,使得民国海军的建设每况愈下,已无法再奢谈海权。到了抗日战争爆发,全中国海军舰只的吨位总和,尚抵不上一艘日本军舰的排水量。

今天,中国海军已经走向大洋,但实力并无法称为亚洲第一。1888年龙旗飘扬的刘公岛畔,那支昙花一现的舰队,是中国海军发展历程中的一座绕不过的标杆,也是无法被忽视的教训。